萍雅风采
萍雅风采
萍雅故事——其实,我是男护士

   男护士,当听到这个名词时大多数人都会感到很惊讶。每次有人问我从事什么职业的时候,我都不好意思说我是一名男护士。每次接待病人和家属时,他们习惯性地以为是医生来了,就会询问治疗方面的问题,然后我说,其实我是护士。家属和患者一听一脸茫然地看着我,那场面真的有点尴尬。我想这样的情况男护士应该都有碰到过吧。

   现在我们ICU有五个男护士,在这个本来就很稀缺的物种里,一个科室能有五个已经算得上很多了。想想当年读书的时候,一个班百来号人就两个男的,被同学和老师们称为“熊猫”。现在能有这么多的兄弟,尽管男女比例还是很悬殊,但是还是很幸运了。

   做护士难,做男护士更难。一直以来,护士受到传统思想的影响就被认定为女性的专属职业,所以很多患者难以接受男护士为他们提供护理。记得有一次我们五个人在聊天。老大说,“有一次准备给一个女性患者导尿,就和患者解释,刚说到要脱去裤子时,就被狠狠地瞪了一眼,说什么耍流氓。我当时那个郁闷啊”。老二讲,,今天有一个女患者血管比较小,我对患者说,“你的血管小,我会选小一号的针头为你穿刺……”话都还没有说完患者说不要男护士打针,要女护士来,尽管我再三解释自己已经工作三年多了,静脉穿刺技术已经是轻车熟路了,可是最后还是被拒绝了。“有一次一位患者说我不要男护士给我打针,男护士力气那么大,下手重,肯定会很痛。万般无奈下只能叫同事帮忙了。”老四附和说。是啊,男护士最害怕的就是患者的不信任、不理解,为了消除这种不信任感,我们更加认真严谨细致地工作,努力提高自己的专业水平。

   当然有时候自己也会感到很迷茫。每天在临床上为患者翻身、擦浴、整理床单位、吸痰、消毒尿道口,甚至还要清除大便,这些似乎是保姆所干的活,现在却成为了自己的日常工作,不由责怪当初为什么选择了这个行业。特别是累了一天后更会发牢骚,一个大男人什么工作不好选非要选这个又累又脏的工作。每当有人出现这种情况时,其他几个兄弟就会来劝说,基础护理是很重要的护理,是满足患者最基本的生理需要,就拿整理床单位和翻身,那是预防压疮最有效的措施,所以才会有“三分治疗,七分护理”的说法。至于累,女孩子都能挺过来,我们男孩子就更不用说了。每次都是在共勉中慢慢地成长,相信我们慢慢磨炼会变得更好。

   “其实,我是男护士。”要说出这句话却有点不容易。现在的我们虽然不再羞涩害怕说出来,但是要得到大家的认可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。在以后的职业生涯中我会继续如同南丁格尔说的那样,用爱心、耐心、责任心去呵护每一位患者。

   终有一天我们会自豪的说出:“其实,我是个男护士。”

   ICU 吴贤秋)

copyright (C)2007-2016 版权所有:萍乡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医院
网站备案编号:赣IPC备09010030号
办公室:0799-6581520 医务科:0799-6581522
急诊电话:0799-6667120 挂号咨询电话:0799-6583301